浅议我国累犯制度
发布日期:2013-11-18 作者: 何雅军
一、累犯制度的概述

()累犯制度的基本内容

最新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 ) ( 以下简称刑法修正案( ) ) 是对97刑法的最大规模修正,并凸显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使我国刑法结构更加合理化这一点在对累犯制度的修改上体现得尤为突出对我国累犯制度的最新发展动向进行探讨,以更好地理解适用该制度同时对刑法修正案( ) 关于累犯制度的修改进行思考,以促使累犯制度不断自我完善所谓累犯是指因故意犯罪而受过一定的刑罚处罚,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法定期限内又故意犯一定之罪的犯罪人。对累犯从重处罚,是当今世界各国通行的做法。大多数受过刑罚处罚的罪犯,能够知错就改,成为这个社会的守法公民,但也有少数受过刑罚处罚的罪犯,不思悔改,在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的一定时间内又一次犯罪,危害社会,因此,有必要对这些犯罪分子进行从重处罚。

我国刑法规定的累犯,可以分为一般累犯和特别累犯。“一般累犯是指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5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1],由此可见,一般累犯的构成条件为:

1、前罪与后罪都必须是故意犯罪。这是成立一般累犯的罪质条件。“我国刑法将过失犯罪排除在累犯之外,即对构成累犯的主观条件作出了严格的限制”。[2]

2、前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后罪应当也是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即构成一般累犯的前罪与后罪均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

3、后罪发生在前罪的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的5年之内,这是构成一般累犯的时间条件。“若后罪发生在前罪的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的5年以后,则不构成累犯,若后罪发生在前罪的刑罚执行期间,也不构成累犯,而应适用数罪并罚。”[3]

特别累犯是指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的犯罪分子,在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任何时候再犯以上这些罪的犯罪分子。构成条件为:前罪与后罪必须都是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前罪被判处的刑罚和后罪应判处的刑罚的种类及其轻重不受限制;前罪的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任何时候再犯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的特别累犯,不受前后两罪相隔时间长短的限制。

 ()累犯制度的立法过程

累犯制度在1979年的《刑法》即有规定,1979 年《刑法》分别在第61 条、62 条以及69 条规定了一般累犯和特别累犯制度,包括: “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罪犯,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三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 但是过失犯罪的除外。前款规定的期限,对于被假释的罪犯,从假释之日起计算”; “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的反革命分子,在任何时候再犯反革命罪的,都以累犯论处”; “对于反革命犯和累犯,不适用缓刑”。[4] 1997 年《刑法》对1979年《刑法》所规定的累犯制度又进行了部分的修改,主要包括有: 将前罪与后罪之间的间隔时间由原来的三年延长到五年; 将特别累犯中的反革命累犯修改为危害国家安全罪累犯; 将原来的累犯不得适用缓刑的法律后果扩大为不得适用缓刑和假释。由此,我国的累犯制度得到了新的发展。

2011225,《刑法修正案( ) 》对我国《刑法》进行了最新的修正。《刑法修正案( ) 》对原有的累犯制度作了较大幅度的修改,主要包括一般累犯主体条件的修改和特别累犯范围上的扩大,即从原来的过失犯罪不构成累犯改为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都不构成累犯,从原来的危害国家安全罪为特别累犯增加为危害国家安全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都构成特别累犯。“这种变化不仅是我国刑事立法技术完善的表现,更是刑事立法精神趋于科学化、合理化的体现。它既满足了我国刑事政策的变化对《刑法》变革的需要,同时也顺应了国际刑事立法的趋势和要求,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我国累犯制度的科学性、合理性和进步性[5]

二、现行累犯制度的价值作用

 ()扩大特殊累犯范围的重要价值

1、对重犯从重处罚的实际需要。刑法来源于现实生活,刑法修正也应尽可能地反映社会现实的需要。由于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转轨、社会转型的特殊时期,面临的犯罪态势也呈现新的特征,恐怖活动犯罪对我国社会稳定造成严重威胁社会安定和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危害国际社会的和平与安全。

2、累犯制度设立目的的体现。从我国设立累犯制度的初衷和目的来说,累犯主要是针对那些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的再犯人,通过较为严厉的刑罚手段防止其再次犯罪变成累犯。通过罪犯再犯的行为可以发现,恐怖活动犯罪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均具有较强的社会危害性,都以惯犯、累犯作为核心成员。“从主观上看,这两类罪犯的犯罪目标明确,犯罪分子通常具有较强的逆反心理,这种心理还因多次犯罪受到法律制裁而不断强化,他们仇视司法机关、藐视法律,妄想与法律相抗衡。从客观上看,这两类罪犯能够根据司法机关的打击重点,有意识地改变作案手段和方法,具有极强的社会危害性”。[6]《刑法修正案()》将恐怖活动犯罪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纳入特殊累犯,说明犯罪人具有较强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害性,应当适用更严厉的法律制裁措施,实现刑罚处罚的目的和理念。

    3、国际刑法发展的体现。恐怖活动犯罪和黑社会组织犯罪是当今人类面临的一大公害,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依据自身的情况积极采取各种措施进行防范和惩治,其中通过刑罚处罚就成为不可或缺的有效途径。

()对未成年人犯罪的从宽处理的刑事政策

《刑法修正案 (八)》对未满18周岁的人犯罪规定作了重大修改,比较全面地展现对未成年罪犯的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是 《刑法修正案(八)》修改一大亮点。

“未成年人犯罪不作为累犯的法律后果是未成年罪犯,即使他们再有犯罪的行为也不再作为法定从重处罚情节,因为未成年人身心发育尚未成熟,这也更好的体现了对犯罪的未成年人的法律教育政策,便于他们以后顺利地融入社会,成为服务社会的有用之材,是国家给予未成年人的一个特殊宽宥待遇”。[7]从立法精神可看出,这次刑法对未成年人再次犯罪不构成累犯的新规定是着重完善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具体体现。

      ()对刑法理念即从重主义到宽严相济的巨大转变

《刑法修正案(八)》在刑法理念这部分也做出了很大的修改,即从从重主义到宽严相济的转变。从重的内容主要体现:第一,提高了有期徒刑的刑期。刑法修正案()第十条对刑法第六十九条数罪并罚的规定进行了修改,对因犯数罪被判处有期徒刑,总和刑期在35年以上的,将其有期徒刑的上限由20年提高到25年。第二,严格限制减刑。第三,扩大了特殊累犯的范围。修正案()第七条修改了我国刑法中特殊累犯的范围,将特殊累犯的范围由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扩大到包括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

从宽的内容主要体现:第一,废止了刑法中13个罪名的死刑。第二,对特殊犯罪人的从宽规定。刑法修正案()第六条将不满18周岁的人犯罪过失犯罪一样排除出累犯的范围;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对不满18周岁和已满75周岁的人犯罪,只要符合缓刑的条件就必须适用缓刑。

《刑法修正案(八)》虽然没有将宽严相济这一理念明确写入刑法条文当中,但在修改过后的法条中可以看出是以宽严相济的理念为指导,对刑法作出的必要的调整和修改。无论是从宽处理的制度,减少适用死刑的罪名,还是加大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打击等都体现了宽严相济的理念。宽严相济这一理念,是党中央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新形势下提出的重大理念政策,是我国的基本刑事政策。它对于最大限度地防止犯罪、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三、现行累犯制度的不足

《刑法修正案(八)》对累犯制度做出了部分的修改,对累犯制度进行了完善与健全,体现了当今社会的法制理念与现代刑法学的趋势,但是笔者认为还是存在着些许缺陷与不足,具体体现如下。

(一)  没有增设单位累犯

什么是单位累犯,学者们有许多不同的想法与观点,主要有:“单位累犯是指因犯罪被判处一定刑罚,经人民法院正式判决生效后在法定期限内再犯应判一定刑罚之罪的犯罪单位”、“单位因为故意犯罪,被判处一定数额以上罚金刑,在刑罚执行完毕、被赦免或免除以后法定期限内,再犯应被判处一定数额以上罚金刑的故意犯罪,从而应当对单位从重处罚的刑罚制度。”[8]

《刑法修正案(八)》第六条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此条约束的自然人,规定自然人可构成累犯,刑法规定单位可构成犯罪,但是没有明确单位是否可以构成累犯。单位也有自己特有的社会活动,犯罪单位在被判处刑罚后的一定时期内再犯其它罪的,体现出其主观性恶劣,对社会的和谐存在一定危险性。另外,单位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掌握着一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对于再次犯罪具备物质基础,并且单位犯罪想法一旦形成,很难去除。因此,单位受到刑罚处罚后再次犯罪的可能性极大,并且造成的危害也很大。

()没有排除老年人构成累犯

《刑法修正案(八)》进行了对老年人从宽处理的规定,其中1 条规定: 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故意犯罪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11 条规定: 对于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9]这些规定体现了我国尊老敬老的传统美德表现出我国刑法对老年人的人道主义保护精神弥补了有些法条长期存在的缺陷加强了对社会弱势群体的保护具有合理和进步的地方但是从累犯的规定上看对老年人犯罪主体的保护还是显得不够完善。《刑法修正案( ) 对一般累犯的犯罪主体修改只是排除了未成年人而未排除老年人也就是说已满75 周岁的老年人仍然可能构成累犯

    () 累犯不得假释有失科学性

对累犯从重处罚几乎是世界各国的普遍认可的法律处罚形式,但各国对累犯的处罚如何从重却是各有不同的。目前,我国对累犯从重处罚的形式也值得研究,比如累犯不得假释这个问题。

1、累犯不得假释与我国的假释理念相违背。假释是指一种部分刑罚实行完毕后,根据犯罪人在监狱中的改造和忏悔其所犯罪行的表现,来判断他在假释后是否对社会不再有危害和威胁,而决定是否对其适用的制度。假释也可以说是对罪犯的一种“减刑”,当然这是基于罪犯在监狱中的表现以及以后对社会危害性的考虑,而不是基于其犯罪时的主观恶劣性质来判断的。即使罪犯是累犯,也并不表示其不适用假释这一制度。我国刑法仅仅因为累犯犯罪时的主观恶劣性质就否定所有累犯不得假释的这一认知,是与我国的假释理念相违背的。

2、累犯不得假释与我国累犯制度和假释制度设立目的相违背。累犯不得假释会阻滞累犯的悔过教育和改过自新。累犯制度的设立目的并非仅仅是对累犯进行从重处罚,更重要的是加强累犯的教育改造,使其悔过自新,不会再对社会有任何危害性;假释制度的设立目的则是为了鼓励和促进罪犯自身的弃恶从善,从而赢得法律的原谅,尽快回归社会过上一般人的生活。“两者关注的都是罪犯的人身危险性:对其从重处罚,是因为其有较强的人身危险性;对其假释,是因为其确已有悔改表现,人身危险性已消退,所以,它们的目的是相同的,并不存在冲突”。[10]

 3、累犯不得假释与现代刑罚理念相违背。从现代刑法理年来说,规定累犯不得假释,其只考虑了大众口中所说的的报应,认为是“以牙还牙”、“血债血还”,却没考虑到社会的安定发展。现在刑罚理念不仅是对一般罪犯再犯的防止,更是对累犯再犯的防止。并且假释不是刑罚其本身而是刑罚执行的一种方式,不是刑罚的停止,而是以另一种新的执行方式继续。

4、从刑罚目的来判定累犯不得假释与刑罚的目的和功能相违背。首先,刑罚目的在于:阻止罪犯再重新侵害公民和社会,并警戒其他人不要重蹈覆辙。其次,但是是否真能起到本质的效果也是个不定数。也就是说,累犯不得假释,严格地按照刑罚执行完毕,虽然从表面上来看累犯的确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和惩罚,但是否真正达到了本质所要求的效果,累犯出狱后不再危害公民和社会,则是不确定的。

5、累犯不得假释与人的可改造性理年相违背。正所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错能改,善莫大焉。人是会改变的,有了前科就永远丧失某种资格,未免太过于残忍,会让罪犯对生活失去信心,看不到美好的社会生活,对其心理也是一种伤害,会造成一定的心理阴影。我国刑法对累犯不得假释,是不公平的。另外,也不是所有的犯罪分子再次犯罪完全由于其主观恶劣性,还有很多可能是由于社会的原因而被逼迫的,所以说累犯不得假释有失科学性。

四、完善现行累犯制度的建议

()增设累犯制度

我认为应当将单位归属于可构成累犯的范围,原因如下:

1、单位多次犯罪的许多案例,是刑法增设单位累犯的社会基础。是否增设单位累犯,应根据现在社会生活中是否存在着单位初次犯罪和多次犯罪的这一事实现象。“自上世纪8090年代以来,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和法人的增多,法人犯罪也逐年增加,主要集中在走私、毒品、偷漏税、制售假冒伪劣商品及非法出资、经营等领域”。[11]许多法人不仅仅是初次犯罪,而且缴纳完判处罚金后,又继续实施牟利犯罪或经济犯罪。单位再次犯罪的现实存在,为增设单位累犯提供了所针对的对象和预防的目标,也就是说,单位再次犯罪的事实,是增设单位累犯的现实基础。

  2、《刑法修正案(八)》对单位犯罪的规定, 为增设单位累犯提供了前提条件。单位犯罪在我国《刑法修正案(八)》中,第二十九条、三十一条、三十三条、三十五条都已明确规定“单位犯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本法分则和其他法律另有规定的, 依照规定。”[12]从我国新刑法的规定来看, 单位犯罪广泛存在着,并且这些单位犯罪多数是故意犯罪。  

3、增设单位累犯,可以充分体现公平、平等原则。自然人有再犯的可能性, 那么单位也同样存在着再犯的可能性。我国刑法将自然人和单位同视为平等的犯罪主体,也就是说自然人犯罪和单位犯罪法律给与的是平等的待遇。既然法律承认了单位犯罪的存在, 那么单位的再次犯罪,我们也应该作好预防准备。然而,根据新刑法的规定,自然人再次犯罪,符合一定条件的,就构成累犯;而单位再次犯罪的,即便符合一定条件,也不构成累犯,这就不符合法律的平等原则。因此,刑法只要承认了单位犯罪,就应当承认单位累犯。

4、增设单位累犯,是单位犯罪所体现出来的特性决定的,是防止单位再次犯罪、促进市场经济和谐发展的需要,所以,需要增设单位累犯,而且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我国社会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发展,单位累犯现象也会不断出现。如果不增设单位累犯,对符合条件的单位再犯只按初犯一样处理,绝不会更好地防止单位犯罪,甚至影响和阻碍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

综上,单位累犯的构建具有可行性和可能性,也有立法依据和理论支撑,那么,未来刑法典的修改应当增设这一制度,以完善我国刑法中累犯法律体系。

()排除老年人构成累犯

我们认为对老年人犯罪进行从宽处理是有着充足的事实理由的。“自古以来就有对老年人犯罪实行从宽处理的制度,这是一种仁慈的表现那么现代科学的发展则为这种从宽处理提供了科学上的根据”[13]虽然理论上人的责任能力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发展但另一方面随着成年人进入老年阶段其责任能力同样有一个逐渐减弱直至衰竭的过程”[14]75周岁以上年龄的老年人无论从生理方面还是从心理方面看都有着不同于一般成年人的特点其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均处于衰退状态因此其刑事责任能力明显减弱再犯可能性也会减少。因此我认为应当将75 周岁以上的老年人犯罪排除在累犯制度之外在立法上对一般累犯的主体要件做进一步的限定使新刑法的立法结构在逻辑上更加完整协调

()取消累犯不得假释的限制

累犯适用假释,认真地考虑了罪犯过去所犯的罪,现在在监狱中的表现以及将来对社会不会再有危害性这三方面,实事求是地决定对犯罪人所作出一定宽恕,也就是说对累犯使用假释能有效地平衡罪行、刑罚以及社会危害性三者之间的关系。这样既考虑和照顾了罪犯,念及其在监狱中的良好表现,也体现了当今社会的包容忍耐性,进一步表现出人道主义的理念。再说假释并非是虽罪犯真正的完全释放,是有条件的提前释放。另外对累犯假释,是大众报应主义与社会安定发展主义的结合,既考虑到了被害人的心理也照顾到了罪犯改过自新的事实,是两方的和谐平衡,也是两方都能接受的情况。其次现代刑法的核心是通过刑罚的执行方法来惩罚和消除罪犯的恶劣性,以达到社会安定发展的目的,因此取消累犯不得假释的限制体现了刑罚目的和功能。应该针对不同的犯罪人、犯罪原因来采取不同的措施,因材施教,所以当今刑法应该考虑累犯可以假释。

 

结语

通过以上论述对我国累犯制度基本上有了更全面更深入的认识和理解,累犯制度当今世界各国刑法所普遍规定的重要的刑罚裁量制度之一。我们应更好地运用累犯制度这一武器同犯罪作斗争并根据累犯的特点调整刑事政策完善对累犯的刑事立法。随着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深入,我们在关注各类罪的立法和执法的同时,也必将投入更多关注与犯罪人密切相关的刑罚制度。累犯制度,作为一个影响量刑和改造罪犯,预防再犯的制度。必将得到更多的重视。对它的目的、本质、结构等,无论是从宏观上还是微观上都将更系统和深入。

 

参考文献

[1] 赵秉志 苏彩霞 《行累犯制度的不足及其立法完善》 刑事研究  2003

[2] 董文辉 姚光银 《累犯制度的新动向》 铁道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1103

[3] 张勇虹  《对刑法修正案(八)累犯规定的解析与完善》  昆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103

[4] 孙卫红 《关于累犯适用假释的理论探讨》  北京检察网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检察院

[5] 徐静 赵斌 《单位累犯的立法浅见》  中共四川省委省级机关党校学报 2009 04

[6] 聂立泽 徐留成 《我国假释制度立法完善构想》 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9  05

[7]  张耀嵩  《单位累犯制度研究》  法制与社会  2008 32

[8]  施晟   《浅析我国累犯制度的立法与完善》   法制与社会  2011  28

[9]  杨亚丽   《对我国刑法中累犯制度的反思》   新乡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 04

[10] 刘传仓   《刑法修正案(八)与累犯》   华律网  201131

[11] 人民法院报  刑法修正案的理念转变:从重刑主义到宽严相济》  2011 525

[12] 陆旭   《累犯从重处罚依据之再探讨》  湖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2011  02

[13] 孙平  《累犯制度理论研究述评》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  2010 02  

[14] 王玉杰 《单位累犯制度之提倡及立法建议》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20044

[15] 何秉松主编 《法人犯罪与刑事责任》 中国法制出版社   2000年版第156

[16] 罗结珍译  《法国新刑法典》  中国法制出版社  2003年版第29-30

[17] 李长岷 对老年智能衰退的心理学分析J 西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1 ( 2)

[18] 马克昌犯罪通论》M武汉大学出版社  2006 

 

 

 

 

 

 



[1] 参见:《刑法修正案(八)》第6条。

[2]参见: 高铭暄、 马克昌,《刑法学》(第三版), 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7年版,第303页。

[3] 参见: 高铭暄 马克昌《刑法学》(第三版), 同上。

[4] 参见: 1979年《刑法》第616269条。

[5] 参见 :张勇虹, 《对刑法修正案(八)累犯规定的解析与完善》,  昆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103期。

 

[6] 参见 :赵秉志,《关于刑法修正案(八)特殊累犯规定的解读》,北大法律信息网, 2011730日。

[7] 参见:  徐青松、 张华, 《解读未成年人犯罪不构成累犯》,上海法制报,2012111日。

[8] 参见: 王玉杰 《单位累犯制度之提倡及立法建议》, 载《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9]  参见 《刑法修正案(八)》 111条。

[10] 参见:孙卫红等,《关于累犯适用假释的理论探讨——兼论社区矫正的引入》,《时代经贸》, 2010年。

[11] 参见:夏冰,《对我国累犯制度的反思及建议》,200710月。

[12] 参见:《刑法修正案(八)》第29313335条。

[13] 参见:李长岷 对老年智能衰退的心理学分析 西南师范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1 ( 2)

[14] 参见:马克昌,《犯罪通论》, 武汉大学出版社, 2006年版。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