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我国证人出庭制度
发布日期:2013-11-18 作者: 顾侃

 论文提要:在我国刑事诉讼中,证人不出庭作证已成为普遍现象,这也成了大家对刑事诉讼程序中的公正性的质疑,降低了法庭刑事审判的公信力。本文从李庄案八位在公安部门控制中的证人无一出庭谈起,从证人出庭作证的基础、欧美司法中证人出庭的相关制度、证人出庭作证的必要性、我国证人出庭的困境及证人保护制度的完善能多方面对我国证人出庭制度进行了剖析和描述,并提出了强制证人出庭作证的重要性及方式,并希望进一步落实刑事诉讼法修正后关于证人出庭及证人保护的相关内容。本文共6470字。

 

之前大家热议过的李庄案除了引起了学界以及社会大众的关于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诸多纷争外,本人却从该案八位证人无一出庭的一审判决词中,却也读到了另外一丝在当前情况下作为法官的无奈——“本院在开庭前已依法向证人送达了出庭通知书,证人均表示不愿意出庭作证,且人民法院不能强制证人出庭作证,根据刑诉第157 [1]的规定,公诉机关宣读未到庭的证人证言符合法律规定。”

证据是整个诉讼案件的灵魂并且这是查明案件事实最直接、便捷和有力的手段之一的证人证言,按常理是因该被整个司法体系所欢迎的。然而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证人出庭难渐次成为司法痼疾: 刑事案件审理中证人出庭率普遍不足10%; 甚至一些基层法院证人出庭率不足1%[2]

丹宁勋爵曾指出: 每个法院都必须依靠证人证人应当自由地无所顾忌地作证这对执法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而中国司法环境中的证人却是相对自由出庭就连法院也地表示不能强制这给司法的权威与公信力带来了不良的影响

一、刑事诉讼中证人出庭作证制度的基础

(一)直接言词原则

直接言词原则是指审理案件的法官必须在法庭上亲自听取当事人、证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的口头陈述,对案件事实和证据必须由控辩双方当庭口头提出并以口头辩论和质证的方式进行调查。直接言词原则有直接原则和言词原则组成。直接言词原则是大陆法系的重要庭审原则,有利于刑事诉讼专门机关、刑事诉讼当事人、刑事诉讼参与人积极参与刑事诉讼活动,这使得法官可以充分了解案情,掌握案件的事实,作出正确的裁决。

(二)传闻证据规则

英美法系陪审团制度,而陪审团成员均是没有受过法律培训的人员组成,为了可以让陪审团对案件事实的作出公平的判断,英美法系建立了自己特有的一系列的证据规则。传闻证据规则则是其重要的证据规则之一,这是指在庭审过程中证人没有当庭进行叙述的或者没有经过质证的证言不得作为证据。传闻证据之所以被排除是基于这样的一种推断:证人证言不可避免的会受到主观倾向的诱导,其对案件客观事实的证明会受到对方的质疑,若无法解除质疑就无法认定其可靠性。因此,传闻证据规则要求证人出庭作证,否则将被排除。

(三)刑事证人出庭作证制度的意义

证人出庭作证是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的双重要求。证人出庭作证不仅增加了控辩双方的对抗性,同时也使得庭审过程不会流于形式,从程序上让控辩双方都能享受都同样的机会达到自己的诉讼目的。同时,证人出庭作证,经过控辩双方的质证,有利于鉴别证人证言的可信度与证明力,最大限度让案件还原真相,为便于法庭作出更为公正的裁决。

二、欧美证人出庭制度

 ( ) 英国的证人出庭作证制度

英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传闻证据的国家英国的法律规定,证人应当在法庭上作证法庭向证人发出了传票而不到庭的,法庭可对其采取逮捕措施,甚至可以藐视法庭罪定罪量刑近些年,英国开始考虑使用特殊方式作证,如允许证人用现场连线等远程视频的方式作证在英国允许出庭证人领取报酬,证人有权就其出庭而受到的损失要求补偿,甚至可以向专家证人支付比实际发生的费用更高的费用1892 年,英国公布实施专门的证人保护法》。随着社会的发展,英国的证人保护制度也有了很大的发展。除了警察机关、检查机关对证人的保护外,英国还有较为完善的民间保护组织,这些都体现了英国对于证人保护的重视

( ) 美国的证人出庭作证制度

美国证人制度的特点在其抗辩式诉讼模式上体现淋漓尽致美国的庭审制度特点之一是突出交叉询问,控辩双方为了使对方证人的证言不被采纳,时常对证人的品性进行攻击,这也会让许多的证人觉得难堪而不愿意出庭作证为了避免证人拒绝出庭作证,美国要求证人必须出庭作证,否则会按蔑视法庭论,被追究起诉[3]由于美国对证人分类较明确,因而对证人的补偿义务也有较明确的分类原则上,政府传召的证人由政府付费,辩护方传召的证人则由辩护方补偿为了防止一方收买证人,还规定了给付专家证人费用的最高限额,如果超出,给付的当事人将承担不利的后果,同时该专家证人的证言也会受到质疑美国的证人保护制度相当完备如先后制定了有组织犯罪控制法》、《证人安全方案》、《证人安全改革法案对于传闻证据的证据规则,美国采取的是传闻证据排除规则,即凡是证人在法庭以外所作的书面证言及法庭之外的询问笔录,法庭均不将其视为定案的依据

 ( ) 法国的证人出庭作证制度

法国同样要求证人必须出庭作证对拒不到庭作证的证人,法庭可以拘传的方式将证人传唤到法庭,并且对拒不到庭的证人进行处罚法国允许出庭证人获得必要的经济补偿,但经济补偿分别由公诉机关或被告人各自承担法国对证人所提供的证言要求比较宽松,如果证人不是故意,即便提供的证言不符合事实,也不能追究证人的法律责任在法国,证人作证普遍采用直接言词原则,即证人证言的诉讼证据应当是证人在法庭上以言辞陈述的方式提出,同时还要求法官所采纳的证据必须是亲自在法庭上获取的以口证或言词辩论方式呈现出来的事实和证据

( ) 德国的证人出庭作证制度

德国刑事诉讼法规定,证人经合法传唤后仍不到庭时,不仅要承担由此造成的一切费用,而且还可能被罚款甚至被拘留不仅如此,如果证人在二次传唤仍不到庭的情况下,还可以对其进行二次秩序处罚[4]对于证人出庭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按照证人鉴定人补偿法的规定标准予以补偿对于证人保护,德国以前的规定较分散, 1998 年后,德国有了专门的证人保护法》。该法首次规定,证人因特殊情况而不能出庭时,法庭可以对证人进行录像询问德国一方面对重大案件的证人信息实行保密,规定证人只要能够收到传票,可以只陈述自己的工作单位以及其他地方,而不必陈述自己的住所[5] ; 另一方面,允许证人对其基本情况不予回答,或只告诉其以前的身份在德国,联邦警察局( BKA) 是专门负责证人保护工作的机构德国奉行直接言词的原则,即法庭对证人要当庭询问,不允许法官以宣读询问笔录的方式询问证人,也不允许用书面证言来代替当庭询问[6]

三、刑事诉讼中证人出庭制度的必要性

第一, 法庭的是控辩双方激烈对抗之所, 那么为对立双方提供了一个以人证和物证为武器的交战平台, 要求证人出庭是双方对抗的自然要求也是必然选择, 直接揭露和叙述被告人是否有罪的证词,也体现了“ 看得见的正义” 的程序正义准则要求。

第二, 证人和证据的可信性是证据的生命。避免受到诬陷的最佳方法就是让当事人或其代理人之间与证人进行询问、对质, 揭露证人故意说谎或者揭示其感知错误,并由法官或陪审团进行观察, 这是也中国古代“辞色气耳目”五听断案在现代社会的发展, 而成为直接言词审判原则大陆法系权力视角的审判程序管理要求和传闻证据排除规则英美法系权利视角的“ 对质权”要求的共同要求。

第三, 纵使没有受到与被告人之间存在的仇恨、友谊和其他会影响作证的关系, 个人情感因素以及其所属团体的利害关系等因素影响, 也没有刑讯逼供或者暴力取证的情况, 证据的多次转述或者书面记载都有可能引发歧义或者造成模糊, 让证人出庭也是集中审理和证据直接调查的效率要求。这些所要求的直接到场、言词对质, 排除传闻等寻求真相的技术手段, 对公平审判如此重要以至于成为现代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和被告人的基本权利。当然, 如果从历史的角度来观察, 可以发现证人出庭的制度设计是欧洲国家包括英、法、德等国从君权时代的绝对职权主义、秘密审判、书面审理、法定证据主义和允许拷问自白的纠问式向启蒙运动之后形成的不告不理、国家追诉主义诉讼制度转化的时代要求。然而, 大陆法系采“ 侦审承继制”并注重法官“ 真实发现” 的职权主义诉讼制度仍需和英美法系排除法官预断的“侦审分权制”、法官与陪审团分权、设有排除法则、由当事人推进的审判中心主义的诉讼格局进一步相互协调,相互吸收,以便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四、刑事诉讼中证人出庭的困境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表示:“刑诉法规定了解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可当我们遇到证人不出庭的时候,我们往往无能为力,因为法律没有强制证人出庭的规定,他想来就来,他不来法院也没有办法,没有任何的法律后果。这种宣言式的口号规定,实践中注定流于形式。”如果可以强制证人出庭,那无疑对证人出庭作证、案件的公正审判起到良好的推动作用。

(一)证人自身方面的原因

1.我国传统的儒家思想提倡和为贵和培养“厌讼”心态,长期以来传统的观念一直影响着大众,甚至比现代的的法律观念影响更为内在化,这也使得证人出庭作证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不高。并且,在现代社会,很多的风俗习惯也影响着大家出庭作证,很多百姓有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观念[7],并不愿意为不相识的人去作证,更不愿意去出庭作证。

2.经济补偿的缺位影响证人出庭作证。证人要出庭作证,必然会牺牲一些时间和金钱,为了法律的效果能够实现,必然要对证人进行补偿。之前我国刑事诉讼法并未提及对证人出庭的经济补偿,刑事诉讼法修正后,第六十二条规定了证人因履行作证义务而支出的交通、住宿、就餐等费用,应当给予补助。证人作证的补助列入司法机关业务经费,由同级政府财政予以保障。有工作单位的证人作证,所在单位不得克扣或者变相克扣其工资、奖金及其他福利待遇。这样规定,对证人出庭有着积极的影响力。但也要看到,这只是笼统的规定而已,希望能尽快的制定出实施细则,不然有规定得不到执行,比没有规定更打击证人出庭的积极性。

(二)立法和司法缺陷的原因

1.我国《刑事诉讼法》修正后仍没有设置强制性的措施来保证证人会出庭作证,在《刑事诉讼法>189条又规定对未到庭的证人的证言笔录应当当庭宣读, 当需要证人出庭进行直接的证人证言,和不出庭仅出具的书面证词或笔录之间进行选择,证人肯定会选择后者

2.从司法机关的角度来看,对于公诉人来说, 证人的缺席就会导致其无法被对方的辩护人质证,避免出现取证不足或证明力不足的漏洞,提高了公诉人胜诉的可能性。故公诉人为降低工作难度,避免责任追究,对证人出庭必然持消极态度。而对于法院而言,证人出庭接受双方质证,一方面来说,会更加好的揭示案件的真相,另一方面来说,也必然会增加审理案件的难度, 特别是对于双方的交叉询问,需要法官有较高的法庭掌控能力,这无疑就对法官的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所以法院方面为了更好的维护庭审秩序,更简便的作出裁判,避免承担更多的责任,也不愿积极的推动强制证人出庭制度。

五、证人出庭制度的改进

(一)科学设定证人出庭作证的例外规则

我国目前对证人出庭作证的例外规定过于宽泛,“有其他原因的”这一兜底性的条款更是缺乏可操作性,应当将证人出庭作证作为原则,证人不出庭作为例外,所有应当对可以不出庭的条件进行严格的限定。参考国外对证人出庭作证例外的设定,立足我国司法现状,应主要从证人自身状况的不允许和客观条件的不具备来设定。在证人自身情况中宜包括未成年人、精神病人、证人已死亡、证人身患重病四种情况;在客观条件方面应设定在发生自然灾害、路途特别遥远交通不便难以到场、控辩双方均认为认可该证人证言,认为无需其出庭作证等几种情形。

(二)确立传闻证据规则

传闻证据规则的本质是排除未出庭经历庭审中双方质证的证人证言,这一原则可以极大的推动控辩双方积极促使证人出庭作证,对法院、控方、辩方都具有约束作用。在英美法系国家,传闻证据规则也是确保证人出庭作证的根本所在。[8]从我国刑事司法实践来看,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消极(至少不积极)对待证人出庭作证的症结也在于未出庭证人的证人证言同样可以作为定案的根据,享受与出庭的证人证言同样的地位和同样证明效力,虽然规定其应在查证属实的情况下才能被采信,但这样的规定也是变相的流于形式了。因此,从进一步提高司法公信力,促进证人出庭作证,我国也同样有必要树立传闻证据规则。

() 建立刑事证人强制出庭制度

我国虽然有规定证人出庭作证是公民应尽的义务,证人有出庭作证的义务,但这向来只被认识是原则性的规定,而在实践中得不到实现。为了更好我国可以借鉴英美等发达国家的做法,在刑事诉讼法中明确规定证人拒不出庭作证要承担的法律后果,根据情节轻重分别采取不同措施加以处罚:第一,司法警告,主要针对那些第一次收到作证通知书而不到庭提供证言的证人。第二,处以一定数额的罚款或司法拘留,主要针对那些经两次传唤而无正当理由拒不出庭的证人。通过以上条款的设定可以为证人出庭作证制度奠定法律基石。

六、证人保护制度

证人保护制度的缺位导致利他性的证人出庭作证行为还必须由自己来承担一系列的风险和损失必然导致证人不愿冒险出庭作证。本次刑事诉讼法修正后,第61条规定“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毒品犯罪等案件,证人、鉴定人、被害人因在诉讼中作证,本人或者其近亲属的人身安全面临危险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采取以下一项或者多项保护措施: (一)不公开真实姓名、住址和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二)采取不暴露外貌、真实声音等出庭作证措施;(三)禁止特定的人员接触证人、鉴定人、被害人及其近亲属;(四)对人身和住宅采取专门性保护措施;(五)其他必要的保护措施。证人、鉴定人、被害人认为因在诉讼中作证,本人或者其近亲属的人身安全面临危险的,可以向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请求予以保护。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依法采取保护措施,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配合。”这些规定是我国在证人出庭制度上的一次进步,对于扫除证人出庭方面的顾虑有着非常积极的作用,

1、建立专门的证人保护机构在国际上,典型的证人保护制度有美国的“证人保护计划”,我国都可以借鉴这些做法,成立专门的证人保护机构,按照现行的刑事诉讼法,该机构可以内设于公安部门,并由检察院和法院辅之配合公安部门的工作。第二,健全对证人其近亲属的保障制度。无论是公安机关还是检察机关或者法院,对所接触到证人及近亲属应建立一种足够的保护意识。包括身份保密、禁止被告方与证人单独接触等。

2.追究报复陷害证人及其亲属的行为,从严打击威胁、恐吓证人及其近亲属的行为。在司法实践中,证人或证人的近亲属常常遭到被诉方的一些恐吓,人身伤害等报复行为。为此,相关的公安司法机关应该严厉打击这种严重伤害证人出庭作证积极性的行为,对违法行为要给与必要的行政制裁,对构成犯罪的要给与刑事制裁。对遭到伤害的证人和近亲属要给与相应的补偿,而且不光应当补偿证人人身上损害的利益,也应当对其损失的经济利益以及名誉利益进行补偿,努力做到不让一人因出庭作证而遭受不当的损失。

3.在司法中要注重对证人证言可采性的审查。我国刑事诉讼法虽然规定证人必须出庭作证,证人证言也必须在庭上经过公诉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当庭质证确实之后,才能作为证据使用。在实践中,一般司法审判中都是当庭宣读证人证言后若双方无异议就作为证据使用了。这样的话,证人出庭与否对证人证言的可采性就没有了影响,证人出庭本身就成了多余的步骤了。所以,我庭应当审查该证人证词对案件事实认定的关键性与否。如系关键证人,则除生理上无法出庭的原因外,必须出庭作证,如系非关键性证人,则对其是否强制出庭作证的条件可以相对放宽一些。

让证人走进法庭,参与庭审,赋予法官接触原始证据的机会以及控诉双方交叉询问进行质证权利,而不是让亲身经历或目睹案件的证人所言只能被纸张承载着带进法庭,由公诉人照本宣科式地代言。唯有言词证人出庭,证人证言才能真正发挥诉讼进程中的“灵魂”作用,才能让案件的事实真正的水落石出,才能让判决结果更具有公信力。

 

 



[1] 现刑事诉讼法第189条。

[2] 陈虹伟《全国法院作证率不超过10%律师建议强制出庭》, 载《法制日报》2007429

[3]刘为政,司徒颖怡:《疏漏的天网—美国刑事司法制度》,中国社会出版社2000版,第146147页。

[4]《德国刑事诉讼法典》,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5版第1213页。

[5]《德日刑事诉讼法》, 台湾五南图书出版社有限公司1993版第21页。

[6] 赵云霞:《两大法系证人出庭制度的考察》,载《河北学刊》2011年第5期第157页。

[7] 欧圆:《刑事证人出庭作证问题思考》,载《法制与社会》20103月(上)第68页。

[8] 宋英辉、李忠诚:《刑事诉讼程序功能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