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闹”入刑,从纸上到现实有多远?
发布日期:2013-11-18 作者: 陈琦

论文提要:

“医闹”是当前社会医患关系紧张的一个缩影,但是逐步升级的“医闹”事件严重危害了医疗机构正常的诊疗秩序,侵害了医护人员的身体健康权,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 针对医闹日益猖獗的现状, 卫生部、公安部430日联合发出的《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通告明确,公安机关要会同有关部门做好维护医疗机构治安秩序工作,依法严厉打击侵害医务人员、患者人身安全和扰乱医疗机构秩序的违法犯罪活动。此后,医闹将受治安处罚甚至被追刑事责任。53,卫生部办公厅发布通告,要求各地严格贯彻执行两部门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然而,无论是医者还是患者,舆论普遍认为一纸文件并不能就此铲除医闹痼疾,那么医闹入刑,从纸上到现实究竟有多远?本文在此背景下,从当前医患关系开始分析,对“医闹”的定义及表现形式予以分析,进而对其违法性进行阐述,点出当前我国对“医闹”打击力度的不足以及法律存在的缺陷,最后对“医闹”入刑的进一步完善提出一些个人看法。

全文共6851字(包括注释)。

 

2011926,河南省新密市大隗镇张广的妻子张某,因产后大出血经抢救无效死亡。张广及其亲属张甫、张勇、张涛等人向医院索要赔偿70万元被医院拒绝。张广、张甫、张勇、张涛带领众人采用在医院大门口挂横幅、放花圈、烧纸、放鞭炮等手段围堵医院大门,致使医院不能正常工作。20124月河南省新密市人民检察院对该案提起公诉,法院经审理后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被告人张广有期徒刑3,缓期4年执行;判处张甫、张勇、张涛有期徒刑各两年,缓期3年执行。2012430,卫生部、公安部联合发出《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明确警方将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对医闹、号贩等扰乱医院正常秩序的七种行为予以处罚,乃至追究刑责。

这应该是最近的一起医闹入刑案件,在两部委的联合通知下发以后,本应看到大众对于建立新型医患关系的期待,然而,无论是医者还是患者,舆论普遍认为一纸文件并不能就此铲除医闹痼疾,那么医闹入刑,从纸上到现实究竟有多远?

一、医患关系现状

医闹,又是医闹。今年323日发生了哈尔滨刺医案,致一死三伤,而死者为年仅28岁的在读硕士研究生。时隔半个月之后,413日在北京又连续发生两起刺医案,致两名医生因颈部静脉中刀而生命垂危,所幸经抢救以脱离生命危险;52日,媒体又爆陕西横山百信医院40名医生给死亡患者下跪事件……“我决定不再做医生,哪怕是去街边弄个铁桶卖烤红薯、哪怕是去擦皮鞋……”这是早在2006年就出现在网络上的一篇文章《中国不需要医生》中的一句话。文中提到:古今中外,没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地区、哪一个民族会把一个真正帮助自己的职业医生,作为攻击的对象。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曾于2005年做过一项调查,根据该调查显示:全国有73.33%的医院出现过病人及其家属用暴力殴打、威胁、辱骂医务人员的情况;59.63%的医院发生过因病人对治疗结果不满意,扰乱医院正常诊疗秩序、威胁医务人员人身安全的事件。医药行业网站丁香园2009年组织了一项中国医生眼中的医闹调查。96%的受访医生表示其所在医院发生过医闹,而且医闹已经严重影响了医生的执业行为。调查显示,一旦遇到非常危重的病人,即便是完全有条件救治,愿意坚持救人为先的医生比例仅仅只有15%。根据卫生部统计,2010年全国医闹事件共发生17243起,比五年前多了近7000起。

医生,这个堪称古老的职业,和他的患者一起走出了历史的风尘,同时也结束了他们漫长的蜜月期。终于,看病被作为一种消费的时代到来了,站在市场两端的医护人员和患者,各以己方利益的最大化进行站位。一个由双方共同承担的维权困境赫然已在眼前。

二、医闹的界定及表现形式

医闹其实并不是一个法学概念,事实上它最初是作为一个新闻用语被媒体广泛使用的,是在社会实践中提炼出来的一种通俗说法。目前学术界对医闹概念的认识还不尽一致,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医闹是一种行为。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和中国医院协会医院维权部副主任郑雪倩认为,医闹是一种借医疗纠纷的名义,采取各种不正当手段严重扰乱医疗秩序的违法行为。另一种观点认为医闹是一群人,这其中又包括两种看法。一是,医闹是受雇于医疗纠纷患者方的人,他们采取各种不正当手段给医院施加压力,帮助患者从医院获得利益,然后从中牟利,并以此作为谋生手段。这种观点把患者及家属排除在了医闹范围外。二是,医闹是为了获得高额赔偿,以一定的医疗事项为借口,采取各种不正当手段妨害医院正常医疗秩序的患者方及其雇用的人。在此笔者认同第一种观点,医闹应该是一种严重扰乱医疗秩序的行为,正是基于这种行为的违法性,才使其纳入了法律的调整范围。

从危害程度的表现形式上看,目前医闹可分为温和型和激进型。所谓温和型,即非暴力不合作,表现为与医疗机构的有关人员进行纠缠,堵塞医疗机构大门办公室等场所,或是穿着统一服装在医院走动并散布谣言,这是一种简单无理的纠缠方式。这种方式虽影响到医师、护士的行动自由,甚至影响到他们的职业行为,但毕竟没有严重侵犯他人人身权益。而激进型则不同,其通常表现为在医疗机构门口或者其他公共场所停尸闹事,或者采取暴力手段对医疗机构等进行打、砸、抢、烧等暴力违法犯罪活动。

三、医闹的违法性分析

上文中提到,医闹一般可划分为温和型激进型温和型的医闹虽然一般并没有激烈的直接的侵犯医务人员或破坏医院财产的行为,但通常会引起众多人在医院内部围观、滞留。上述行为如果影响到医务人员开展正常的医疗活动,导致医院的医疗活动不能正常进行,这就侵犯了医疗机构的合法权益和其他患者正常的就医秩序;还有很多医闹人员,在事实真相还未查清时就称医院医死病人不负责任等;有的甚至通过网络或媒体大肆对医院进行言语抨击和歪曲宣传。这些行为极大地侵害了医疗机构的名誉权,严重者还能够构成诽谤罪。而在医院内摆设花圈、烧纸、设置灵堂、燃放鞭炮、敲锣打鼓,在医院内实施服毒、自残等激进的医闹行为程度更甚,虽没有对医务人员和医院财产构成直接威胁,但对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有较大影响。如果此类行为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则构成一般的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受治安法规调整;如果造成严重后果,则可能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方面的犯罪。对于威胁、殴打医务人员,拦截医用车辆,打砸、损毁医院公用物品,携带危险品进入医院的行为已经直接对医务人员、医院财产以及医疗秩序构成侵害和现实的威胁,极个别案例甚至可能涉及到公共安全和其他法益。

 人生而平等,却又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卢梭的这句名言指出人生活在社会契约之中,就必须遵守契约规则,才能最终实现人人平等。医院是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特殊公共场所。医院的正常医疗秩序关系病人的生命安危,因此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扰乱医院的正常秩序。这就是医闹行为最终需要接受法律调整的直接原因。

四、我国目前对医闹行为的打击力度

《中国社区医师》杂志在关于2011两会的特别报道中曾提到过一个案例,山西一社区医疗机构发生医疗纠纷后,患者不肯走法律途径,多次在医生家门口和医院进行围堵。该医生报警后,警察说患者没有限制他的自由,也未采取伤害行为,公安机关无权制止,只能作为第三方进行调解。在调解过程中,患方气焰嚣张,几次拳头都挥到了该医生的眼前,其沮丧的说,他现在每天提心吊胆,不知道哪天患者恼羞成怒动起手来。也许到那个时候公安机关就可以管了我们不禁要问,难道非要有伤害,公安机关才能介入吗?

目前,我国一些行政部门只看到医闹事件的表面现象,将打砸医院、打骂医护人员等暴力行为归结为医患纠纷,认为这是医院内部的事情,应该由医院内部自行解决,其他部门没有介入的必要。据中国医师协会调查显示,当发生医闹事件时,公安机关出警保障医疗秩序的效果并不理想。其中能积极协调解决纠纷的仅占28.49%,不愿介入的占30.65%,不知道如何处理的占18.81%,现场旁观的占10%,不出警的占1.08%,处理事情的态度是不愿介入,甚至有的在一旁观看不予制止。这样的处理方式让医院孤军奋战,职业医闹更加肆无忌惮。

五、医闹入刑所存在的法律缺陷

     4月30,卫生部、公安部发出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在医疗机构焚烧纸钱、摆设灵堂、摆放花圈、违规停尸、聚众滋事等七类扰乱医疗机构正常秩序的行为,将由公安机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首先,我们来看《治安管理处罚法》,该法中涉及的医闹处罚条文主要有8条,包括第23条、第26条、第40条、第42条、第43条、第50条、第55条和第65条。这些条款对扰乱医疗秩序、寻衅兹事、殴打他人、阻碍救护车、公共场所停尸等数十种行为,根据情节轻重做出了或拘留或罚款的处罚规定。纵观项条款,几乎每一条的最后都规定,“……处元以上元以下罚款或日以上日以下拘留,情节严重的,处元以上元以下罚款或日以上日以下拘留。那么,究竟何为情节严重?何种情况下可以从重处罚?以第43条中结伙殴打、伤害他人的规定为例,是说做了这种行为就该处罚还是说一定要有损害结果?而这种结果要到何种程度才算情节严重?亦或是非得以结伙形式,不结伙就不算医闹了么?

再来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该法中除去医闹发展为之人伤残、死亡严重后果的,对于一般性医闹构成犯罪的条文主要有5条,包括第290条、第291条、第293条、第296条、第297条。而这些条文同样以模糊的情节严重情节恶劣来作为入刑的标准,如果说对于治安处罚尚需区分情节严重,那么对于更高一层的犯罪来说严重恶劣的具体标准又是什么呢?

第三,从刑法所规定的这五类案件来看,均属于公诉案件,也就是说只有公安机关先行予以立案,才能通过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最后通过法院判刑,从而使医闹入刑走入现实。但是,纵观我国当今众多的法律法规,我们不难发现,这些法律法规中所涉及的责任主体一般分为民事责任主体和行政责任主体两类。民事主体无疑是医患双方,而行政责任主体则毫无例外的都指向了卫生行政部门及其工作人员。至于对公安机关对类似医闹等行为打击不力,给医患双方造成损失的应承担何种责任却只字未提,这样无疑会淡化公安机关在医疗领域内的责任意识。而即使是在医闹过程中受到人身伤害可以选择自诉的一些医务人员,往往也因对时间和金钱的考量以及日后发展的顾虑,选择不予追责,其所在的医疗机构也会默认甚至支持医务人员的这一做法。这也加剧了公安机关面对医闹高高挂起的态度。因而也从侧面助长了医闹分子的嚣张气焰,给医疗机构的正常诊疗秩序带来了极大地冲击。

六、医闹入刑的完善

根据卫生部、公安部发布的《关于维护医院秩序的联合通告》,我国公安机关目前处理医闹的主要依据无疑就是《治安管理处罚法》,《治安管理处罚法》关于医闹等相关行为的处罚规定有8条之多, 几乎涵盖了医闹中使用的各种手段。但毕竟还有些内容未规定到,那么未规定的部分显然就要参照其他法律。若其他各部法律的规定如果出现偏差应当作何处理呢?笔者认为,这种情况下就要求在立法上首先给公安机关一个明确的规定。如若穷尽法的效力位阶原则、公序良俗原则,习惯解释原则等都无法加以明示时,就应当由立法机关或司法机关对该冲突性规定加以解释,或由各地政府出台行政规章,构建出一个统一的适用标准。

另外,对于《通告》中规定的七种行为还应进一步细致化,如违规停尸行为,若仅是停尸的,那么应规定一定的时间,超过一定时间的将依法予以惩处;若是陈尸要挟医疗机构,则应先行劝说,经劝说无效的予以惩处;由此一来,只要符合以上条件的行为,公安机关都可直接按医闹对当事人进行严肃处理,这样就明确了公安机关行政作为的打击目标,提高了行政效率。

无论如何,两部委发布《通告》打击医闹,首先是一个进步,至少有专门的法律来规范这件事,公安系统的加入,必将会有力地保护医护人员的安全,保证医疗秩序的正常。但是徒法不足以自行,在医闹问题上也是如此,单凭一个《通告》想要彻底解决问题是不切实际的,应该尽快出台具体的配套措施和条文,对症下药,才能保证稳定和谐。笔者认为,与此相对应的,还应完善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正如前文所提及的公安机关在实现医闹入刑过程中的重要性以及其面对医闹事件所采取的消极态度,完善相关的追责和监督机制就显得尤为迫切。可以采取地方立法或制定规章的方式,由地方人大或政府针对各地的医闹处理细则制定相应的追责和监督机制,同时拓宽医疗机构因公安机关不作为而受损的救济渠道。如明确公安机关针对医闹不出警或推迟出警应当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或者依据医疗机构因公安机关不作为遭受的损害程度来相应的处罚公安机关负责人。各地还可以在政府内部设定专门的监督机构要求公安机关和卫生行政部门共同上报每一季度所解决的医闹等医疗领域内治安问题的出警情况及处理结果,并依此进行奖惩。对于有证据证明因公安机关的不作为或消极作为损害其合法权益的医疗机构,除通过已有途径解决外,也可直接向该机构反应,该机构接到后应及时处理并上报追究相关负责人的行政责任。

第二,在确保了公安机关能够积极介入的状态下,建立健全医警联防机制,有效制止医闹事件,确保正常的医疗秩序。卫生部召开的加强平安医院建设,改善医疗执业环境会议,强调有条件的地方要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在重点医院建立警务室,医院与公安机关要建立快捷、通畅的信息联络机制和渠道,对于影响医院医疗秩序的医闹事件,警方要迅速出警,依法维护医院的正常医疗秩序,努力将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如果事态较大的,应利用摄影、录像等方式及时取证,固定证据,保护医院及医务人员合法权益,为医闹入刑提供有力证据。

    第三,在完善医闹入刑的过程中,还要挖掘医闹背后的实质问题。这好比水污染了,找到污染源头,才可以保证清水长流。毕竟任何一部法律,包括刑法在内,最终的目的都不应该是为了制裁,而是为了预防,因此从源头上就减小医闹产生的可能性也是十分必要的,这就需要建立健全医疗风险社会分担机制。在这里笔者建议可以借鉴交通事故的处理办法,推行强制医疗责任保险制度,设立医疗损害赔偿基金,并通过建立医疗责任豁免制,医疗侵权归责原则的合理选择及举证责任合理分配等多种途径。医疗纠纷发生后,保险公司作为第三方直接与患方协调解决,容易做到程序规范、依法合理、公平公正。政府要从行政、法制的轨道推行医疗风险社会分担制,使保险公司早日参与到直接解决医疗纠纷的业务上来,促进医疗纠纷的公平公正解决。在此基础上如还有患方采取不理性的方式维权,进行医闹,相关的法律行政部门就可以毫无顾虑的介入其中。

第四,加强法制建设,宣传有关法律知识,增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切纠纷必须以法解决、以法办事和努力建设法制社会的观念;宣传医疗行业是高风险行业,目前医疗技术水平尚不能全部解决人类疾病治疗的现实情况,患方应当给予理解的道理,确保医院医疗秩序的安定和患者权益的保障,从源头上制止医闹的违法行为。

七、结语

51凌晨,北京航天总医院被无辜刺伤的急诊科医生赵立众在他的微博上写道:这也许是该值得纪念的时刻,毕竟代价太沉重了。比起天使的光环,我们需要的首先是最基本的保障。天使需要的不仅仅是口号。站在一个法律工作者的角度,《通告》强调了对医闹行为的严格执法、严厉打击,这是令人欣慰的。但是站在一个社会人的角度,我想,正如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在节目所表示的那样,以暴制暴是一种方法,但不是我们应当采取的,我们要扩大善。战争在于人心,要消除人心之中的战争,只有通过诚意的对话取代无知的对抗和隔膜。建立法制社会的根本在于塑造一个和谐社会,这也是医闹入刑的意义。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